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兰建平经济下行是市场化程度高的表现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8:48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兰建平:经济下行是市场化程度高的表现

在国家公布半年度经济数据后,各省紧随其后,而这些数据显示东部沿海的经济增速均趋缓。截至日前,从国家到地方,上半年都纷纷出台“稳增长”政策,浙江也不例外。  7月20日,浙江省上半年度经济运行情况发布,经济增长7.4%,略低于往年10%左右的增长率,而财政增幅4.4%则远低于往年20%左右的增幅。  本报就此专访了浙江省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省工业创意产业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工业经济咨询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兰建平,曾在浙江省经贸委等部门担任要职的他熟悉企业实际运作状况和市场需求。  在他看来,浙江经济率先下行恰是市场化程度高的体现,“无须大惊小怪”,在外贸疲软、企业生存困难的当务之急,是启动民间投资、刺激城市高端消费。  经济下行是市场化程度高的表现  《21世纪》:上半年浙江经济增长放缓明显,稳增长成为政策重点,您怎么看浙江目前面对的难题?  兰建平:这一次,地方期望国家再投4万亿,既无必要也无可能。在目前的全球环境下,如果还依赖过度投资来拯救制造业,绝对不应该,特别是以国家投资为主的第二轮经济增长计划,我真希望不要来临,否则本来一心去找市场的企业,都去找司长、市长了,这样扶起来的企业有用吗?  对浙江来说,从1956年到现在,在五六个经济调整周期当中,哪一次浙江不是率先下行?下行是浙江省市场化程度高的表现,浙江不需要那么高的增长速度。我坚信在中国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浙江省一定是走在先列。  《21世纪》:但拿温州来说,受房地产等因素影响,上半年财政收入锐减,如果跟苏南相比,似乎眼下显得有点动力不足?  兰建平:温州经济发展这么多年,本来就没有国家任何投资,向来是个自我创新的地区,对这样一个地区来讲,有创业、有就业就一定有企业,有企业就一定有税收,绝对不是一个卖土地的标杆,也从未出现地王,不全靠土地财政。  我对温州的定位是国际轻工城,就像今天的意大利,在细化市场、终端消费中引领时尚。因为温州相对远离中心省会城市,又在东海之滨,土地紧张,不该靠重化工项目。  不要说温州,就拿环太湖南北两岸的杭嘉湖和苏锡常相比,GDP问题差距也从2000年的1000多亿,扩大到2010年的8360亿。这里的客观原因在于土地要素,温州是九山半水半分田,土地紧张,而苏州是一马平川,可利用的土地多。且江苏省政府比较强势。  《21世纪》:这个我也赞同,其实这两年,浙江也在引进央企、外资,希望三者协调发展,这您怎么看?  兰建平:浙江省在自身的发展过程当中,的确也要看到自身的不足,有些政府该有为的地方有为不够,甚至是错误的。  比如说,2010年浙江省出台“分离发展服务业”的政策。当时国家计划优化产业结构,把“123”结构转变成“321”结构,大力发展服务业,浙江省  各级政府都制定了321产业考核体系。  美国工业化几百年,如果按照其工业化前期、中期、后期和后工业化时期这样的路径来分析,浙江省尚处于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尚未完全工业化。这样的情况下,服务业是很难通过市场的调整发展起来的。  但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我们很多企业把销售部门独立出来成立销售公司,迅速提高了服务业的比例。对企业而言,从工业转变成服务业,税率下降了10多个点,间接使他们失去了创新的动力。  后果是,浙江省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工业化的实现程度不够。从这个角度来讲,对接央企、外资很重要,尤其是不只引进资本,更实现了股权多元化。  当然浙江省也需要自己的创新平台,这是浙江的长期发展战略。  “铺天盖地”与“顶天立地”  《21世纪》:现在整个市场相对疲软的状况下,浙江省三驾马车应该如何引导?  兰建平:我个人认为,经济发展中市场的主体是企业,而支持企业不断发展壮大的是企业家精神,政府应该把创新企业家纳入提高当前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位置。  另外,应该根据新型市场需求去推动经济提升。对浙江、广东这些发达地区来说,农村市场非常有限,家电下乡、汽车下乡这样的政策只能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而城市市场,怎样创造现代的生活方式来拉动内需,需要好好研究。  但仅靠消费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经济发展还是离不开投资。现在说到投资就好像毒药一样,但我强调的是启动民间投资,而非国家投资。前段时间西子控股集团想进入有机农产品领域和飞机制造领域,这些领域政策都应该开放,而不只是高铁。  但我们现在的很多政策看得见、摸得见,却做不了。  《21世纪》:在浙江,民资进入垄断行业的情况如何?  兰建平:进了一些,但并不多,这其实是看国家政策的,地方并没有太大权力。像银行业中小贷公司比较多,服务业中物流公司多,民办医院也有些,但进展缓慢。  当然也要客观地看问题,我们国家的改革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而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目前的行政壁垒还是很大。其实像能评、环评等都完全可以市场化,不需要政府全包。而且我说的市场化,不只是放宽民间投资的准入、恩赐些机会,而是应该让民资成为社会的主流和主导,当然这在短期内看不到结果。  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浙江省从贸易大省向工业强省的推进的思路非常有道理,因为浙江省并没有完成工业化,光靠鞋子、袜子还不够。中国将来在国际上要有话语权,唯有实业立国,如果没有工业、制造业支撑,很难做到。  《21世纪》:为了实现工业强省的目标,浙江省目前的规划包括哪些?  兰建平:新能源、装备制造这些方面正在加大培育力度,近段时间我们正在开会计划成立一项新材料产业基金,首期投入大概20个亿,很快就会推出,鼓励国企、民企进入。对浙江来说,产业基金是一个非常好的融资平台,而且中科院宁波材料所也在浙江,浙江大学也有创新技术研究院。  同时,浙江省也有像台州大陈岛1740亿的大石化项目,福特汽车在杭州的投资等等大项目、大企业的引进。这其实就是我们说的,浙江省既需要铺天盖地,也需要顶天立地,两手一起抓建立良好的产业结构。  总的来说两句话,一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二是好酒也要勤吆喝,有效的企业投资,关注高端消费市场,这是我们经济发展过程中下一步重点要研究的课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