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安徽菜价调查上三月春荒菜价过山车不全是炒作燕子花

发布时间:2020-10-19 00:54:26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安徽菜价调查(上)三月春荒菜价过山车不全是炒作

编者按

每年春季,是例行的“青黄不接”时节,也是各地蔬菜“身价倍增”的时候。但今年“春荒”比去年严重得多,11种蔬菜价格都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在安徽,部分蔬菜品种最高涨幅甚至翻了3至4番,比如众所周知的“蒜你狠”。

本轮菜价上涨,是“春荒”常规轮回还是另有他因,这轮菜价上涨有多少是“刚性”的?为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销售环节跟踪采访了蔬菜批发和直供两种销售方式,在种植环节采访了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普通农户和合作社,以探本轮菜价上涨背后推力。

安徽菜价调查(上)

在全国各个蔬菜种植基地收菜,再运输到其他地区和城市批发销售,10多年来,合肥市小庙镇朱岗村吴宗国为自己赢得了“贩菜大王”的称号。这样,贩来贩去,赚了一笔钱,但是,对吴宗国来说,故事才刚开始。“贩菜是赚了一点钱,但全国跑,拼辛苦还要拼眼光,我想尝试种。”

2010年,吴宗国离开批发市场,回到他位于江淮分水岭的农村小村庄,每日奔走在岗丘之间,准备“再大干一场”,于是他尝试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一口气承包下450亩岗地种菜。虽然同样面对的是蔬菜,又熟谙批发、零售之道,但对吴宗国来说,种菜之路的坎坷却让他始料未及,“当下就是例子,贩菜拼的是辛苦和眼光,但种菜靠的是运气和技术,技术可以掌控,运气只能交给老天。”

菜价“过山车”,吴宗国说,买菜人恨,菜农更恨!

菜价疯狂

3月下旬,在合肥市汇林阁菜市场,西兰花市场卖价还是10元/斤,青椒9.5元/斤,土豆3.5元/斤。4月17日,记者又去了同一菜市场,发现西兰花还是10元/斤,但青椒已降到6元/斤,土豆3元/斤,其他蔬菜价格均有不同程度地下降。

统计数据更具说服力。安徽调查总队的数据显示,因为节后需求减少,加上部分地区因禽流感影响,3月份安徽禽、蛋价格下降;猪肉及鲜菜价格同比涨幅较高,其中猪肉价格同比上涨38.9%,同比涨幅创53个月新高,鲜菜价格同比上涨43.9%,同比涨幅创六年新高,仅猪肉和鲜菜两项合计影响CPI同比上涨约2.07个百分点。

安徽省物价局价格监测显示,3月末,安徽全省青椒、青菜、黄瓜、大白菜、西兰花、芹菜、土豆、冬瓜等9种蔬菜平均零售价3.17元/斤,比春节前上涨1.9%,比去年同期上涨26.8%。

“往年春节过后,蔬菜价格一般呈回落态势,今年蔬菜价格不降反涨,确实反常。”安徽省物价局价格监测局二室主任黄卫国说,气候是影响蔬菜价格的主因,受去年冬季极端气候频发、今年开春以来气温同比明显偏低的影响,蔬菜产量大幅减少,带动菜价上涨;加上去年菜价相对较低,部分蔬菜品种种植面积减少,进一步推高了菜价。

菜价为何能上窜下跳,且短时间内,浮动如此剧烈?

“拿本轮倒春寒来说吧,温度突然降低,大棚里的菜虽然不至于冻死,但种菜人都知道,蔬菜14摄氏度以下就不再生长,虽然保住成活率,但上市时间推迟了。往年这个时候大棚里的西红柿已经上市,但今年到现在还没红,产量也比去年减少约1/3。这周天气变好,地产菜上市,再加上外地菜大量进入,今年能和往年持平已经算是最好结果。”4月17日,见到本报记者,吴宗国叹息,现在菜价确实比较高,但等到他的菜全部上市后,价格肯定又会跌。所以,还是赚不到钱。

但与吴宗国一村之隔的卞仰林则用“难过”形容自己,因为大棚保温没跟上,50亩有机花菜全被冻死了,备种的小白菜马上将要上市,他希望现在的菜价高位能多维持几天,这样小白菜能卖上好价,多少弥补一点,否则今年又要大亏。

“我家总共也就一亩多的菜地,往年吃不完拿到集上卖,今年自家吃菜都成问题。”合肥市小庙镇朱岗村村民周功基说,本来没指望靠卖菜养家,菜冻死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自家吃菜也要到集上买,让他感觉很不方便,也舍不得。“自家种的菜没感觉到多贵,买菜吃才知道真吃不起,一小把青蒜就5-6元钱,太贵了。”

菜价合理上涨的三个逻辑

天气对一个地方菜蔬价格影响,从贩菜到种菜,吴宗国总结起来有三类。

一类是部分叶类菜,地产地销为主。比如小白菜、花菜、空心菜、苋菜等不适宜长途运输品种,这类菜如长途运输,损坏严重,市场不好卖。但这类菜生长周期只有一个月左右,受影响的时间大约半个月,除非长时间持续低温。受影响的地区以黄淮地区为主。比如安徽,因为安徽区域内的大棚一般是普通钢架大棚,保温效果不好,低温寒潮会导致上市周期延长。而山东和东北等地的大棚多是二类双层棚,这类温控大棚抗低温效果好,遇到极端天气,影响不大。一旦受灾,20天至1个月新一茬就会跟上。

至于安徽为何不大范围推广温控大棚,吴宗国分析说,一方面,安徽地下水位较浅,温控大棚要求根基深,土壤不适宜。另一方面,极端倒春寒天气在安徽不经常发生,温控大棚投入大,诸如LED灯加温等,成本太高,不经济。

另一类是叶类菜中适宜长途运输的品种。比如大葱、莴笋、包菜等,这类叶类菜,安徽一般是地产和外调持平。如果安徽因为天气影响减产,一周之内,这类菜价格可能突然上升,但全国不可能所有地区都同时受灾,一般一周之后,随着外地菜大量运输补进,菜价自然会下降,所以这类菜价平衡周期是一周左右。

第三类是根类菜。比如土豆、大蒜、生姜等,这类菜适宜储存和运输,除非全国减产,通常年份全国常年价格变化不大。当然,也不排除在叶类菜大量减少时,替代需求增长而导致价格上涨。“但今年这样疯涨肯定没道理。”吴宗国说。

合肥周谷堆批发市场是安徽菜价风向标。4月16日上午,合肥周谷堆农产品批发市场一片繁忙,大葱经营大户潘发华正在算账。“这车葱刚从福建拉来,今年大葱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现在批发价3.9元/斤。”潘发华说。虽然葱价高企,但是赚不赚钱,跟菜价高低关系不大,主要取决于市场供应量。市场竞争激烈,加上菜价不稳,他们利润并不高,有时还亏损。

包菜经营大户王祥新深有同感。“干了十几年蔬菜批发,没见包菜这么贵过,去年还三四毛一斤,今年就1.7元/斤。”王祥新说,包菜可替代性强,价格高了,就卖不动了,以往行情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两车,现在一车要卖两天。

“菜价高了,自然是影响民生,政府要管一管,不可让价格太高。菜价低了,便是菜贱伤农。不管是高是低,以前我贩菜,赚的都是辛苦钱。真正赚钱是囤菜的。但能够囤的种类说到底就是那么几种,政府不需要担心钱多了,资金都去囤菜,蔬菜主要还是靠供求决定。要想菜价不‘过山车’,政府最好把供求信息透明化,才是根本。”吴宗国说。

无锡的治疗男科的医院

专业的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哪家医院治疗性功能障碍

江苏治疗皮肤病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