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妻孝续29

发布时间:2021-01-21 04:58:48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进了《竹》厅,瑞阳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可以足够坐上50个人的大厅,气派

的超大桌子,摆在中央,旁边还有一排排的沙发座椅,林叔叔这是要把X市有头

有脸的都请过来?忐忑的瑞阳,心里更没底了。

11点半,瑞阳听到外面阵阵的脚步和喧嚣声,知道林叔叔他们到了,站了

起来,在门后迎客。岳母则搀着他的手臂,陪着他站在一起。

林叔叔进来看到他跟岳母的表现,微笑点了点头,对进来的人一个个介绍道:

「这是本地的东道主,正天大厦的总裁:张总,你可以喊叔叔!」

瑞阳连忙道,「张叔叔好!」

「这是华天集团的总裁:林总,你也可以喊叔叔!」

「林叔叔好!」瑞阳一边微笑一边点头哈腰!

「这是中元商厦的总裁:陆总,也是叔叔!」

「陆叔叔好!」

「这是远洋集团的总裁和他的女儿,姜总和姜小姐!」

「您好!您好!欢迎你赏脸!」瑞阳发现这两个人,倒是更集中看了几眼岳

母,才对着他点了点头。

「这是新加坡正一财团的李总及其妻子李太太!」

「李总好!李太太好!」

「这是日本三木株式会社的前田社长及其女儿纱希小姐!」

「ようこそ……おいでく……ださいま……した!」岳母在旁边听着女婿比

较的日文,轻轻的笑出了声,却发现自己被纱希小姐紧紧盯了好几眼。

「这是韩国菱星财团的的社长金夫人及其大公子朴先生」

瑞阳彻底傻了,这韩语欢迎怎么说,无奈只能握着手用英语代替!好在对面

笑了笑,没有介意,便进去了。

「这是XX集团……」

「这是XX株式会社……」

「这是XX财团……」

「这是……」

瑞阳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影,思考着自己跟这些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人,

如何做生意……很是纳闷,他们会让自己去他们那卖红酒和红酒杯,就算自己公

司代理的也是名酒,可这些人,恐怕喝牌子还要讲究年份的吧!一头雾水的瑞阳

对着这明显超规格超了太多的场合,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将所有人都迎接完了,瑞阳搀着岳母,陪到了末席。看看圆桌上,坐的满满

的大总裁大社长和他们的伴侣,以及自己身边的两个空位,瑞阳实在不知道林叔

叔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甚至几个外国财团的总裁们后面还坐着个翻译!这他

妈话都不通,交流个屁啊!瑞阳心里爆了句粗口。

菜流水一般端上来,又如流水一般端下去,似乎自己与岳母成了世界的中心,

每个人的目光总是不时的转过来,在他们之间看来看去。

饭局已过半,瑞阳见正天的张总端着酒杯向自己走来,连忙站起,称呼叔叔

好。却见张总摆了摆手,坐在自己旁边,瑞阳也赶忙着坐下。

「听你林叔叔说,你参照着正天商场做了一个营销方案,拿来我看看吧,可

以的话,我在一楼给你找个地方。」张总一坐下来就直接说道。

瑞阳激动的去小箱子里,翻出来正天的这一份,递给了张总。感觉这场莫名

其妙的见面会,总算进入了正题。

从封面开始,瑞阳一步一步的解释:「这是我们公司的两个产品,一个ST

的水晶杯,一个是Mouton酒庄的红酒。」

「ST的杯子有一个特点,它里面加入了一些稀有金属,所以不光声音听起

来悦耳好听,而且不像一般的水晶杯那么易碎。因为定位比较高档,所以产品的

花样就不太多,在波尔多和勃艮第下各自拥有两个大系列,分为无色和异彩,再

根据杯升,分为5个不同的小系列。详细的情况,我已经写在了方案里。在杯子

的推销上面,我是打算用杯子本身的特点来做宣传,ST的杯子碰起来的声音是

相当清脆和悠远的,我打算请特音师,来加强一下效果,在店里滚动播放。」

「至于Mouton酒庄,您肯定知道的,它不需要我做任何宣传,懂的人

就是懂,不懂的人就是不懂,我没有把它卖给不懂它的人的意思,我不需要,公

司不需要,我想Mouton酒庄也不需要。」

「我还打算在店里,请一个专业的红酒品鉴师,现在国内人对于品质的生活,

已然达到了欧美发达国家的需求水平,因此请一个红酒品鉴师,教授对于红酒的

知识是必须的,我丝毫没有用学费来挣大钱的想法,也不打算免费教学,前者令

人望而却步,后者又让人不知道珍惜,因此定义一个公平的价格教学,让大家能

快速的接受它,才是最重要的。其次,专卖店里的红酒品鉴师,对于我除了酒以

外的其他产品,也有一个档次的提高,就像为什么一说GUCCI,PRADA,

人们便认为这是奢侈品的道理是一样的。」

「酒的价格,市场上基本透明,但目前与红酒配套的这些东西,还属于消费

者不知道,不知情的空窗期,也才是真正的利润所在地。」

瑞阳讲着讲着,就看见旁边的人,多数注意了过来,甚至能看见那几个翻译

在与他们交头接耳,每次自己讲到产品的时候,他们就没动静,一讲到营销策略,

他们就与自己的老板交头接耳,难道这些人是来挖角的?瑞阳不禁想道。

「不错,不错,想的比较深远。」张总赞叹道「抱歉,我注意到你那边的箱

子里还有不少东西,能告诉我是什么吗?」

「哦,那是我来到之后做的调查,是X市所有的可以有共同合作关系的企业

与商家。不过我没想到,今天的场合似乎与那天我岳父告诉我的不太一样,似乎

在这里是用不到了。」

「可以拿来我看看嘛?」张总说道。

「可以。」瑞阳回答。

张总指挥服务员将箱子抱到自己旁边,一本一本的翻看着,突然意外的说道:

「怎么我没有看到Babylon的方案?」

「Babylo……Babylo……那个地方,出了一点意外……」瑞阳

尴尬回应。

「哦?能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意外吗?如果是餐厅本身的问题,对于餐厅给你

造成的困扰,作为它的老板,请恕我先说声抱歉。」

「啊!您是Babylo的老总!对不起,给您造成了困扰,倒不是餐厅的

问题,而是那天我去餐厅做考察时,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出现了一点点小意外,

有些难以启齿,说出来肯定会让您以为我不够成熟。」

「没关系,年轻人谁还没有点冲动,如果确实不愿意说,我不想勉强你,不

过我希望你满足作为我的一点好奇心,我确实很好奇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源自于我对Babylo的底气,在我的理解中,那里的环境不可能产生

纷争,那里唯一可能会产生的就是浪漫与爱情!」

「确实如您所说,我在那里没有任何纷争,那里毫无疑问是人间的天堂,因

此就如您所说,我在那里,体会到了浪漫与爱情。」

「当时……我的身边,跟随了一位女士,她是那么的端庄贤淑,只要她坐在

那里,便犹如人间的天使,她更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我的目光一接触到她的脸庞,

就苦苦无法挪开,她还是一位高贵的妇人,我在她的面前,只会为了自己的低俗

而自惭形秽,这是一段本不应该产生的恋情,这段恋情更不可能被世人所接受,

因此我很痛苦,在那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为了能看到那位女士而高兴,也为

了失去她的每一分每一秒而忧愁,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这是一

段禁忌的恋爱,因此我只能将它埋葬在心底。」

「Babylo带给了我美丽的爱情,也带给了我痛苦一生的记忆,因此我

不愿意用生意和金钱这种肮脏的东西来玷污它,所以,我拒绝了再去那里。」

瑞阳说完了,不敢扭头去看自己话里的女主角,虽然他知道,岳母会为他们

保守秘密,可他依然不敢去看她,这是他第一次对岳母表白,而且,是在满是人

的餐厅里,也许大家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但岳母肯定知道,这一点,从自己背后

那一块火辣辣的地方,自己就能知道。那块火辣辣的地方,是岳母深情望着自己

的目光所在地。

大厅里的人,随着一小阵的交头接耳,猛然竟想起了热烈的掌声,看着他们

都直楞楞的看着岳母与自己,显然认为自己话里的女主角就是坐在自己旁边的岳

母,顿时有些着急,万一林叔叔看到了这刻的场景,再告诉了岳父,那不就完蛋

啦!满大厅找不到林叔叔的身影,瑞阳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掉了下来,不知道

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希望,希望他没有听见自己刚才那些荒唐的话啊!一定!

一定!

张总也在旁边鼓掌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说的那种不可能,无论是什么

样的爱情,只要是爱情,就必然有人能接受,对你和我们来说,必然如此!」说

着拍了拍瑞阳的肩膀,说道:「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们来商量商量合作

的事情,呵呵!」

至此,席间无话,酒足饭饱,林叔叔终于回来了,瑞阳听着他们的意思,似

乎还要去哪里开个会,因此,又站在门口一一握手送客,瑞阳听着他们嘴里祝福

的话语,看着他们亲切的眼神,又害怕林叔叔发现,那一颗心,急速跳动的根本

停不下来!

好在林叔叔一直在后面与张总谈着些什么,没有过来招呼,不然自己真是死

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张总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没说话,也走了,接

着林叔叔走到自己的眼前,满脸笑意的夸赞道:「你不错,很不错,比你岳父和

我预想的做的还好,基于目前完美的情况,我已经找不出词来形容了,很好,很

好,你先带着你妈回去吧,明天别忘了去你张叔那,走吧,走吧!」

一头雾水的瑞阳,满脑袋浆糊,什么就完美了?怎么就很不错了?自己干什

么了?就那点营销的小策略,也能被夸赞成这个样子?还有今天来的这一大批人,

这些人来干什么,就吃了个饭然后屁都不放一个,鼓了个掌就走了?我草,这他

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瑞阳心里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脏话。

瑞阳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实在是莫名其妙的很,从头到尾,除了跟张总跟自

己的几句对话还凑合能想想,其他的……

不同于瑞阳在那里的胡思乱想,白莹丽的脑子里,空白!眼睛里,瑞阳!她

这会什么都不想干,就想看着搂着胳膊的这个男人,看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望自己!

瑞阳被岳母看的实在是遮盖不过去了,只能回过头,说了一句:「妈!」望

着岳母眼睛里的柔情,只能又把头别去一边继续说:「我们该走了!」

白莹丽看着女婿的慌张,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瑞阳能吐露对自己的深情,

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逼他,不然只能适得其反,因此,

挽着他的胳膊,走了出去。

这里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新公司也早已装修完毕,现在只要再跟张总敲定

了合作事项,就能回家了,去总公司报个到,再带几个公司的业务骨干过来,带

一下新人,这里就能走向正轨了。到时候,再正式聘请岳母来……干……秘书。

回到家里的两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没有说一句话,瑞阳感谢岳母的

沉默,因为他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闭嘴!

吃了晚饭,瑞阳总算想起要跟栗莉和父亲报个喜讯,拨通了电话,述说着下

午的情况,当然掩盖了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和自己的那些话,只说了确定了商场的

合作意向,算是交待完毕。

去自己的屋里刷洗完毕,瑞阳就这么呆愣愣的坐在客厅里发着呆,电视里放

的是什么东西,自己完全不知道,再呆了一会,感觉肩膀上有一只手拍了拍,回

头发现是岳母站在了自己身边。「瑞阳,睡觉去吧,别想太多了,无论如何你岳

父也不可能害你的,你放宽一百个心吧!」说着便挽起了女婿的手,白莹丽将他

拖回了房间。

静静躺着的两个人,依然还是睡不着的状态,空调开的呼呼响,身体的温度

却越来越高,瑞阳知道这是自己下午那番话的后遗症。

「瑞阳,你下午事想多了吧,看你在那发呆,是不是头疼,要不要妈帮你按

按!」白莹丽终于忍受不了,红着脸,发出了讯号。

瑞阳听着岳母的邀请,知道如果答应了会发生什么事,因此心里沉思着「栗

莉满足自己的父亲,也是满足父亲的生理需求,自己同意,所以自己贡献了妻子

的骚屄给父亲,现在岳母的生理需求,要自己满足,可岳父和栗莉不一定同意啊,

怎么办,还是那种就在大腿上蹭蹭的不算对栗莉和岳父的背叛,好像确实不算哦,

自己又没有动用武器,反正躺在那跟个死人差不多,就当岳母是用自慰器是一样

的道理啊,好像差不多。这样也叫孝啊,是的,就是孝」

瑞阳自我安慰了后,嗯了一声,又继续翻转过去,等待着,岳母坐上来。

默认岳母将自己的上衣脱掉,默认自己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虽然按摩头是

绝对不需要脱衣服和裤子的,可两个人互相当对方不知道,一个只管干,一个只

管装死人!

好吧,瑞阳承认头上刚开始确实有一双手在按摩,可这才短短的两分钟,那

双手就转去了自己的背上抚摸着是几个意思,您好歹多按几下,让自己把呼噜打

起来啊!无奈的瑞阳只能心里默念着装死人……装死人……于是呼噜声逐渐响起!

白莹丽嘲笑着女婿那拙劣的演技,这演的也确实过分了点,行吧,你就装死

人吧!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忍!忍的了一天,我看你还能忍的了一年不成!

瑞阳隐约听到背后有脱衣服的声音,瞬间吓的死的更透了,呼噜声一个比一

个响!

白莹丽将那碍事的睡衣,胸衣,和早已湿透的内裤恨恨的丢在了女婿脸上,

盖住那个恼人的呼噜声,心里骂着:「你就给我装,好好的装!」先将那对已然

光溜溜的大屁股,坐在了女婿屁股上,用湿透了的阴部,使劲的磨着,即便空调

开着,也阻挡不了汗水的滴下,随着岳母的剧烈运动,随着阴茎在裤裆里的摩擦,

瑞阳感到阴茎硬了起来,这样摩擦,虽说不如插在阴道里舒服,可这种情况下,

瑞阳已经满足了。

内裤被岳母一边蹭一边扒着,自己的屁股也已经露出来了,只剩下那半边压

着的内裤还在坚强守着自己的阵地。然后,那更舒服的感觉就顺着自己同样光溜

溜的屁股传了过来,肉直接贴着肉,果然还是比隔着一层内裤感觉要好的多啊,

更何况是岳母的那种肥硕和柔软。

房间里,路灯照射下的床上,是如此的淫靡,一个巨乳肥臀的妇人,骑在背

对着她的年轻人身上,肥硕的屁股在对方的屁股上磨啊磨,阴毛摩擦着肉的嚓嚓

声,肉与肉对撞的啪啪声,还有妇人快乐的呻吟声,还有那不合时宜的呼噜声,

同时响起。

「好女婿,你要是没睡着多好,可以摸摸妈的这对巨乳,你看,上面的奶头

还没发黑哦,你睁开眼看看啊,你看看这对巨大的乳房,你爸在的时候,每晚都

要捏着它睡觉的,你摸摸,好柔软的,可惜你睡着了,看不到,摸不着!」

「好女婿,你要是没睡着多好,你看看妈的屁股,多么大,多么柔软,撞在

你屁股上一点都不疼吧,因为妈的屁股,全是肉啊,你摸摸,手感多好,你爸在

的时候,都是疯狂的捏着,可任他怎么捏,我屁股连道痕迹都没有,这个弹性,

这个柔软,你确定你不醒来摸摸妈的屁股吗?」

「好女婿,还有妈的这道阴户,它已然完全为你打开了,你看看,这么多的

水,你的内裤都湿了半截了,你看这鲜红的腔肉,你睁开眼仔细看看啊,你爸说

我的阴户,肥美的像是蒙古大草原,水草丰盛的怎么吃都吃不完。」

「好女婿,你偏偏睡着了,那么多的美景,你偏偏睡着了,你坐着梦了吗?

你有没有梦见你美丽骚浪的岳母在你的身上发着情,犹如母狗一样恳求你醒

来,可你还是沉沉的睡着,妈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是为了栗莉,妈知道,妈明

白,在换衣间里的时候,妈就已经明白你的苦心了,妈会等,等到栗莉同意的那

一天,好吗?」

「现在妈就要高潮了,你用你宽厚的背部好好感受妈肥美的阴户吧,感受那

丰盛的大草原,在你的背上划过,感受那道愤怒的溪流,在你的背上流淌,哦,

好女婿,我知道你爱我,你知道吗!我在那也同样爱上了你,我愿意,我愿意为

你付出一切啊!不过妈愿意等,等到你彻底放开心结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妈

穿上你买的衣服,嫁给你!做你的小老婆,呵呵,哈哈,来了来了,妈要来了!」

瑞阳感觉到背上热流袭来,岳母瘫软在了自己身上,而自己饱受折磨的阴茎,

也已然忍不住了,随着岳母的高潮,也在裤裆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几分钟之后,又暗骂着自己淫荡的白莹丽,打了自己一巴掌,恨自己不争气,

听到巴掌响的瑞阳,急的想睁开眼看看岳母,却又知道爬起来只会更尴尬,忍住

了继续躺着,可裤裆里的精液,黏糊糊的,真难受啊!

白莹丽突然闻到了一丝精液的味道,难道女婿射了?继续趴在女婿屁股上闻

了一下,果然射了,心里在狂喜着「哦,瑞阳,我的爱人,你终于射了,虽然没

射进我的身体里,但我也满足了。」

她知道女婿现在肯定很难受,毕竟一滩精液在裤裆里,哪个男人都受不了的,

翻过还在装睡打呼的女婿,慢慢的给他把内裤脱下来,将内裤丢进卫生间,拿了

一块热乎乎的湿毛巾出来,在阴茎周围擦拭着,却又将女婿的阴茎含了进去,将

残留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夜凉了,发泄过欲望的两个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航海王启航 吾爱破解

彩吧助手旧版

天地英雄游戏

有魔性西游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