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嫐第一部琴声悠扬琴声悠扬

发布时间:2021-01-21 04:40:24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三十七 琴声悠扬

水银乍泄,透过窗子洒在暖融融的上房里,分割成两个荧幕,里面的人好像

置身于皮影戏里,来回晃动。

但见一个下身只穿了一条黑乎乎健美裤、上身裹着条月白短背心的丰满女人

,被一个坐在炕沿上的年轻人抱住了腰,那年轻人把头扎在她柔软的怀里,在她

的默许下,正对着她那鼓秋秋的大咂儿疯狂吮吸。

耳畔响起男人吸溜吸溜的吮吸声时,女人富态的脸上呈现出一抹酡红色,她

微微闭上眼睛,不时颈起自己的脖颈,那颤抖的身体在男人搂紧了她的腰际时,

也随着袅袅而鸣在这上房里来回穿梭,发出了悠扬的呻吟声。

那吃咂儿的男人听到女人的清吟,吐出了咂头儿抬眼看了一下女人,他嘴角

微微轻扬起来,一脸陶醉,双手搂住女人的腰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随之对着女

人的胸脯深深嗅了一口,很快女人的肉味便钻进他的鼻孔中,喉咙一阵滚动,男

人舔起了嘴角,在女人温柔宠溺而又羞涩无比的注视下,他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嬉笑一声对着她的咂头儿一阵撩拨,几番动作下来,已经把女人的两个奶头嘬得

又硬又圆,在月光的照射下,褶皱的乳晕纠结在一起,周围都泛起了一层亮光。

舔吸了一阵,男人再次扬起头来,顺势把个双手插进了女人健美裤里,于是

女人腰际的健美裤便退了下来,半脱半穿,把个圆润的下半身敞露出一角。

男人揉抓女人肥颤的大屁股时,冲着女人扬起了嘴角,叫了声「琴娘」。

女人含羞带怯,双手搭在男人的膀子上,胸前那两只肥颤的乳房挤推在男人

的颌下,亲切地答应了一声,也嗫嚅地叫了起来:「香儿,儿。」

这绵软的声音叫得杨书香心里一阵性起,摇摆着脑袋用下巴在马秀琴的乳沟

里来回地蹭,越蹭越得劲儿,抽回双手解开自己的皮带,顺势把自己的裤子脱了

下来。

站在屋内,杨书香下体已经拱撅出来,高高挑在他的身前,他拉住了马秀琴

的手,喜滋滋地说:「你摸摸看。」

马秀琴胖乎乎的小手在杨书香的拉扯下摸到了他的狗鸡上,炽热而又坚挺。

「咋样?」

杨书香问。

马秀琴略带喘息地说:「真硬。」

月光下,那双眼睛含情脉脉的样子搞得杨书香心痒难耐,抱住她的身子,贴

到她耳旁说道:「给我捋几下,」

胸脯来回晃动,挤推在马秀琴肥沃的奶子上。

这离奇莫测的经历让杨书香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太贴谱,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

能够和琴娘通过这种方式走到一起,最重要的是,跟她有了肉体关系。

那种经历亦如变幻万千的人生,当它真的出现在眼前时,谁又能真的说个明

白呢?说不明白就不说,不费那劲,在杨书香的眼前,所有那些个大道理都统统

随着贴近琴娘肥嘟嘟的身子而变得再不重要。

肉肉乎乎的身体在摩擦中变得焦躁,却非常舒服。

杨书香把眼微微闭上,在马秀琴轻轻捋动下,一边嗅着她的脖颈,一边问:

「琴娘,你说咱娘俩这算不算是搞对象?」

马秀琴回答不上来,她用手捋着杨书香的狗鸡,摩挲着他的脸,答:「你高

兴就成。」

这实在话说得杨书香心里暖暖的,提到娘俩儿子,他是既欢喜又兴奋,就把

手伸到马秀琴的屁股上,抓住她那两个圆滚滚的臀瓣儿,笑嘻嘻地说:「这回没

人打搅咱们娘俩了,一会儿我就崩你。」

说得马秀琴「嗯」

了一声,乖巧得如同个小媳妇,身子都给杨书香摸软了。

挂历上的女人毕竟只能过过眼瘾,它看得见摸不着,就算是那陈云丽的相片

,真正凑到一起的过程也只能在杨书香的回忆里找寻了,相隔太远,远水解不了

近渴,再说,当时摸的时候也没有现在的这股冲动意识,哪如琴娘的身子实在、

真切。

杨书香腾出一只手来穿梭到马秀琴的胸前,很快就搭在了她的大咂儿上,他

用手颠了一下奶子的分量,那沉甸甸的大咂儿即便些许下垂,但他并不在意,反

正他吃的时候,非常有激情,非常有快感,就用手指头捏住了马秀琴的奶头,摩

挲起来,摸得过程已然含带情欲,另一只手抓住马秀琴的屁股,那大屁股又鼓又

凸更是极具手感,摸的时候杨书香的心里都忍不住产生出一股击打的念头,下意

识中扬起了手腕。

「真肥!」

杨书香尝试着拍打了几下马秀琴的屁股,说道,「连套子我都准备好了。」

换来马秀琴「嗯」

了两声,也跟着说道:「你要是不喜欢戴它,就直接来吧!」

从马秀琴这顺从的表现不难看出,其实自来时她的心态就已经准备好了,她

就等着杨书香过来找她,因为她知道杨书香肯定会想出办法的,这份信任源于彼

此间多年培养出的感情,是有基础的。

马秀琴并不觉得自己那样做有愧于丈夫,她要活着,而不是始终压抑自己,

找不到方向。

马秀琴的下面没穿内裤,她知道即便穿了也会弄湿,干脆就着这条要洗的健

美裤,囫囵着就过来了。

和杨书香前后搞的那几次虽说有些天意弄人,但马秀琴却从中找到了一种感

觉,那是一种夹带着温暖、关切、贴心而又令人满心期待的事情,尽管在道德上

冲击着她,让她觉得有些羞臊,从本心上也愧对于柴灵秀,不过,在杨书香给其

麻木不仁的心里注入一道暖流时,马秀琴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喜欢上了

在杨书香压下来时搂紧他的身子,给他想要的东西。

两个人似乎心有灵犀,在温暖如春的屋子里,动作上也不像之前那样生疏、

僵硬。

杨书香前前后后加起来肏了马秀琴三回,三回都把他的琴娘肏出了性高潮,

相比之下,杨书香认为自己可比爸爸强多了,最起码没挨女人的骂,没被女人瞧

不起骂那「夯货」

俩字!这心里免不了生发出一股自豪之情,笑得时候嘴角扬起个漂亮的弧:

「还是戴上安全。」

趁着杨书香戴套,马秀琴就要伸手脱下自己的健美裤。

杨书香赶忙拦着,笑嘻嘻地说:「先别脱,我给你来。」

说着话,把手探进马秀琴的小腹处,往下面一伸,可就摸到了马秀琴的要害

马秀琴身体一哆嗦,杨书香冒着坏说道:「湿成了这样儿。」

在马秀琴拥着他的身体走向炕梢时,杨书香吮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咋啥都往嘴里吃呢!」

见杨书香含起了那根戳入自己下体的手指时,马秀琴慢嗖嗖地说了一句,声

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杨书香摇着脑瓜子,问:「洗过了?」

马秀琴点了点头,不敢直视杨书香的眼睛。

「你给我把套戴上,」

杨书香用手勾起了马秀琴的下巴,追着她的目光瞅。

瞅得马秀琴骚眉搭眼,手却温柔地托起了杨书香的命根子,捋开他的包皮把

套子送上前去。

杨书香双手叉着腰,眼瞅着琴娘把那避孕套给自己戴在鸡巴头上,伸出手撩

起她的秀发问道:「硬吧!」

马秀琴微微一笑,用胖乎乎的小手轻轻弹了下杨书香的狗鸡。

杨书香「哎呀」

一声,伸手按住了马秀琴的手。

马秀琴忙问了句:「琴娘给你打疼了?」

杨书香摇了摇脑袋,扯掉了避孕套,嬉皮笑脸地说:「要不你先用嘴给儿裹

一裹?」

「这么不老实」

马秀琴抓住杨书香棒挺的狗鸡,见它又粗又长,尤其是那龟头涨硬火热,小

声说道,「香儿也学坏了。」

杨书香撩开马秀琴的秀发,盯着她滚烫的脸蛋说道:「要不你就给我把套戴

上吧。」

虽说心里期待,却不想用这种方式侮辱琴娘,不成想马秀琴来回搓了两搓他

的狗鸡,张嘴叼住了他的鸡巴。

尽管被赵永安调教了那么多年,做了好多不情愿的事,但马秀琴从来没有像

今天这样主动做过,她是过来人,当然懂得怎样能使男人身心快乐,也乐意看到

身前的男人快乐,就握住杨书香的狗鸡,先是把他的包皮捋至冠状沟处,看到油

光锃亮的龟头上一片湿滑,半点犹豫都没有就用嘴含住它,一边捋一边用嘴套弄

,还不时揉捏杨书香的睾丸,助其兴致。

「哦~琴娘啊~」

鸡巴蠕动到一团四处游走的火热之中,脑袋一扬杨书香张大嘴巴深吸了一口

,眼睛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那感觉真舒坦,舒坦中就把手搭在了马秀琴的脑袋

上,晃悠着鸡巴耸动起来。

被人用手握住命根子还反复嘬吸的感觉尽管没有插入肉穴时的那种强烈,却

勾勒出杨书香心里的一抹回忆,恍惚中,他想起了那个夜晚,自己的命根子给妈

妈抓在手里,虽说当时心情复杂,却让他永生永世也忘不了那个场景,忘不了自

己给妈妈捋了,捋出了怂。

在那口舌嘬吹之下,身体冷不丁一哆嗦,打断了杨书香的这种自我沉寂。

他低头看向身下,看着这个温柔无比的女人,忙抽出鸡巴喊了句:「琴娘,

你给我戴上套子吧,我受不了了。」

马秀琴咽了下口水,巴巴地看着杨书香,心里头一阵荡漾。

她拿起套子时,犹豫了一下,心里头特别舒畅,就问他:「真的要戴?」

「千万别给你肚子搞大了」

闻听杨书香嘴里的解释后,马秀琴这心里又是一阵火热。

在马秀琴给自己戴套时,杨书香够着身子把手戳进她的两腿间,抠挖出一汪

子水后,举起手指头,在马秀琴羞涩的目光注视下,杨书香把沾过她下身淫水的

指头含在了嘴里。

「咋又吃开了,就不嫌琴娘脏吗?」

眼神流转出的羞婉之态溢于言表,又在温柔中洋溢出一股母性柔情,随着她

二人爬上那打起了隔断的炕梢,马秀琴欢快地躺倒下来。

「我还想尝尝琴娘没洗过身子的味道呢!」

杨书香一边说,一边把手探到马秀琴的屁股上,抓住了她的裤腰就把健美裤

褪到她的大腿上。

「不洗多骚啊!」

马秀琴瞅着杨书香跪在自己的身下,瞅着他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满心期待的

同时一颗心也悬在了半空。

她永远都记得杨书香第一次上自己时的感觉,紧张害怕的同时又难掩心里的

激动,只不过她在第一时间内不敢往深处想,不敢打孩子的注意。

腿给杨书香推起来,马秀琴还以为杨书香要插进来呢,哪知道他双手推压按

住了自己的腿根,一张嘴却先上来了。

「哦~」

给杨书香的嘴巴堵住下身,马秀琴突地打了个挺,在口舌戳砸在自己肉道上

便禁不住哼吟了一声,想要阻止,又舍不得扫了孩子的兴,脑子立时变得晕乎乎

的起来:「香儿这都是跟谁学来的?嗯,舔得好舒服。」

身体似火,燥热难捱。

杨书香跪在马秀琴的两腿间一阵吸溜,而后双手扒拉着她的肉穴,借着月色

朦胧的光线他看到了琴娘湿漉漉坟起的白虎屄,喘息道:「琴娘,你下面真光溜

溜。」

马秀琴羞涩地看着杨书香,却只看到了个脑瓜子。

杨书香把头一低,嘴又堵在马秀琴的白虎屄上,立时感受到肉屄上那股湿漉

漉黏糊糊的味道,稍带着一丝骚味,一吸溜,就把她阴道处的肉片含进了自己的

嘴里。

屄给孩子用嘴嘬住了,麻丢丢令人心里发痒,又无比羞臊,马秀琴就试图用

腿夹住杨书香的脑袋,但裤子没脱下来掣肘住了她的活动,好在晃动间倒也把杨

书香的脑袋固定住了,套在了健美裤里。

嘴里含了一会儿琴娘滑溜溜的肉片,那一眼清泉涌溢出来的水就越发多了起

来,杨书香伸出手来扒开了她的肉穴,用嘴猛烈吮吸起来,真是越吸水越多,越

吸琴娘的叫声越大,他嘿嘿笑了两声,含住她的肉片像嚼口香糖那样,开始来回

啃噬起来,直把马秀琴吃得身体乱颤,嘴里一个劲儿地喊:「香儿你咋不爬上来

,」

耷拉着的小腿开始来回勾动,于不安分中一起呼唤杨书香赶紧去做交合的事

儿。

杨书香从马秀琴的健美裤里钻了出来,他的鼻头和嘴角吃得一片油腻,见马

秀琴哆嗦着吐出口气,笑问道:「琴娘,过瘾不?」

马秀琴哼哼唧唧地说:「香儿学坏了」,脸上满是春情。

杨书香「咦」

了一声,问道:「你不喜欢?」

马秀琴摇了摇头,用胳膊肘撑起身子,说道:「哪有不喜欢的。」

她从杨书香眼里看到了月亮,臊热的脸上一阵羞喜,又浅声说道:「来吧香

儿!」

身子自然躺倒下去。

杨书香低头看向自己的狗鸡,它被一层白乎乎的薄膜包了起来,就用手捋了

捋,把避孕套着着实实戴个严实,那细微的动作把马秀琴感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整装待发前,他调整着身体蹲在她的股间,不等琴娘伸手来帮忙就扛起了她

的大腿,往前一凑,粗硕的狗鸡就挨到了她的肉屄上,嘴里叫了一声「琴娘」。

马秀琴「哎」

了一声,发出蛊惑人心的呼唤:「儿你来吧!」

叫得杨书香热血沸腾,颠着身子朝前一拱,就把鸡巴杵在了琴娘的肉道上。

褐色肉穴形如刚出锅的馒头给切了一刀,喧腾而又爽口,在杨书香俯身推进

时,马秀琴绷紧了身子。

杨书香一挺腰杆,整个龟头就嵌入到马秀琴的蜜穴中。

马秀琴「嗯」

了一声,同时也听到杨书香嘴里哼了一下。

杨书香前俯着身体双手穿过琴娘的大腿,左右一分抱抓在她那肉肉乎乎的腰

上,轻快地叫了一声:「儿来啦。」

一杆子就捅到了马秀琴的心坎上,她「啊呀」

了一声,身子瞬间由绷紧之态瘫成了泥,又忍不住在杨书香的捅穿下夹紧屁

股,用肉道套抱住杨书香的茎身,蠕动起来。

杨书香居高临下俯看下去,起蹲身子时鸡巴缓缓窜动在琴娘的身体里,不禁

暗道一声人生太戏剧了,有感于怀的同时,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缓慢拔出来又猛

地戳进去,为的就是满足琴娘的性欲,让她能够感受到自己跟她在一起时的快乐

马秀琴躺在炕上双眼似闭非闭,她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又酸又涨,在杨书香反

复推肏时不停过着电流,骨盆几乎都要炸裂,嘴里就连续哼叫着「儿」,脑海中

溢出一股禁忌,颤抖之下教导一般给他传授经验:「啊~插在琴娘的屄芯上磨啊

~用儿的鸡巴肏琴娘~」

胸前的奶子来回碰撞荡出了乳波,就像肉皮冻一样泛出一层层诱人的光泽,

那凸起的奶头如同翘立枝头的桑葚,给杨书香俯身叼在嘴里,马秀琴的叫声就更

欢快了,她托起自己的奶子,喊道:「你给琴娘使劲嘬,」

哼哼唧唧的嘴巴也是翕张不停,在吟叫之时用自己身体紧裹着杨书香的命根

子,竭尽所能地把身体里的母爱奉献出来,心甘情愿。

两个人默默地用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方式向对方传递着情感,任谁也想不到在

这正房小隔断里居然还有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在做那种事儿,谁又说得清这到

底是对还是错?在马秀琴的哼叫之下,屋子里荡漾出一股柔媚而又催情的味道,

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她的样子,杨书香心里的那团火直冲脑海,开始加快抽插速

度。

「琴娘得吗,得劲儿吗?」

湿滑的体液让杨书香徜徉在马秀琴的体内得以尽情地撒欢,没人打搅还不使

劲肏,就扬起身子加大起蹲力度,肏的同时腾出手来照着马秀琴的屁股上拍了一

巴掌。

马秀琴「哎呦呦」

大叫了一声,咿呀地喊道:「得劲儿!把琴娘的健美裤脱下来吧。」

杨书香摇了摇脑袋:「不脱,穿着它更诱人,」

想起了第一次看马秀琴穿健美裤的样子时,谁长了前后眼能预料到后来自己

会爬上她的身子,这心里免不了又是一阵慨叹,嘴里嗷嗷叫着:「你穿上这健美

裤时我就想肏你。」

对着马秀琴的屁股又是一阵狂轰滥炸,炸得马秀琴气喘吁吁,鼓秋着身子喊

道:「早知道琴娘就该给你把丝袜穿上了。」

马秀琴嘴里提到了丝袜,难免让杨书香想起了夏天时跟她在菜园子里照的相

,同时脑子里又闪现出自己的娘娘。

还别说,她二人穿着丝袜时都给杨书香摸过大腿,但那前是什么情况,现在

又是什么情况,怎能同日而语。

而且涉及到丝袜又不得不提一笔赵永安,想到赵永安在西场下坡菜园子里逼

迫琴娘穿上「皮膜」

跟他搞事,杨书香这心里就不舒服了。

「咋啦?怎么停下来了。」

见杨书香停止了动作,脸上不快,马秀琴晃悠着身子问道,想起孩子还戴着

避孕套,心里一暖,劝说杨书香不用顾忌太多,把避孕套摘了也不妨事。

「琴娘,以后赵永安如果再欺负你的话,就告我,我收拾他。」

杨书香吐了口浊气,愤愤然说道,说得马秀琴心里又是一阵热乎,忙不迭起

身推开了杨书香的身子,她把裤子一脱,顺手把杨书香鸡巴上油晃晃的套子也给

扥了下来,捋了几捋他的鸡巴,说道:「来,儿你爬琴娘身子上,啥也不想,就

只管肏你的琴娘。」

说完,拉着杨书香的手,抱住他的身子滚倒在大床上。

「这要是给你肚子搞大咋办啊?」

话说出口杨书香有些犹豫,既然知道琴娘没有节育,哪还敢造次。

马秀琴搂住杨书香的后背,胡撸了几把,伸手探到他的下身,抓住了他的鸡

巴:「心里甭有负担,琴娘都答应让你搞了,你还害怕啥呢!」

杨书香只在自己大大家感受过席梦思大床的紧绷和柔软,此时他趴在马秀琴

的身子上,忽然觉得琴娘就是那席梦思,甚至比席梦思还要好。

鸡巴给她抓住时,脸上的忧虑渐渐给欢喜所替代,就笑嘻嘻地说:「给你肏

大了肚子,辈分该怎么论?」

哪知道这话说出口时,鸡巴已然贴近琴娘的肉屄上,他激灵灵打了个颤,在

马秀琴嘴里哆哆嗦嗦听到她叫了自己一声「儿」,顿时血液又沸腾起来,猛地挺

直了腰杆,「呃」

了一声就把狗鸡插进她的肉穴中。

「儿啊~」

琴娘拉长了声音呼唤出来,那暖和劲儿透过鸡巴深入到杨书香的骨髓里,他

就伏趴下身子把手穿过了琴娘的腋下,反手勾住她的肩膀,像做引体向上那样,

平拍身子肏动起来,抽出鸡巴时,如同身体下坠,肏杵进去时又像抓紧了单杠,

运足力气集中在鸡巴这一点上,把马秀琴顶起来,抽拉着她的身体肏得马秀琴呻

吟不断,双手搂在了杨书香的背上,抠抓时不停地用自己的奶子蹭起了他的胸膛

「琴娘啊~你咬着我啦!」

疯狂肏干了一气,杨书香扬起身子呼了一声,他那龟头给琴娘油滑的肉穴一

包,贴在她阴肉的壁上叫那肉骨朵磨得无比舒坦,又热又滑。

还没等杨书香把那口气喘匀,就给马秀琴搂紧在怀里。

马秀琴盘起双腿勾在杨书香的屁股上,羞喜连连,也迎合着嚷道:「给儿撑

满啦,」

指甲都陷入到杨书香的背肉里。

鸡巴在探入到琴娘的体内时杨书香感觉到她的下体并不深,但却特别肥厚,

自己大半个鸡巴都给琴娘肉嘟嘟的肥屄夹住了,就一边肏,一边呼号:「快叫我

,叫我。」

感受到杨书香炙热的冲击,马秀琴嘴里连续叫唤着「儿」,抓托起自己的奶

子,她用手飞快揽住杨书香的脑袋,送进他的嘴里时,呼唤道:「娘奶在这。」

杨书香叼住她的奶头一通狂啃,扬起脸凑到马秀琴的眼前,急咻咻地喊道:

「馋我是吧,我要跟你搞对象,要把你肏爽了,」

捧住马秀琴的嘴就亲开了,猛烈时分,把个马秀琴的奶子都给挤变形了,肏

得她娇喘吁吁意乱神迷,迎合着杨书香也跟着胡言乱语起来:「琴娘答应给你肏

,干啥都满足你啊~啊。」

身体无比滚烫,又酸又爽,肏得她别提多舒坦了。

别看马秀琴跟公爹搞了好几年,真要是论凶猛程度,赵永安岂能跟杨书香这

个半大小伙子比,再说了,鸡巴也没有杨书香的坚挺。

正所谓「大力出奇迹」,技术上的不足就用速度和力度来弥补。

给杨书香这一通横冲直撞,马秀琴气若游丝,渐渐有些把持不住。

见着琴娘如此疯狂的一面,杨书香也到了射精边缘,就加快了冲撞速度,喊

叫起来:「琴娘,琴娘啊~你肚子不会给我搞大吧?」

马秀琴倾吐着心声,感受到杨书香心神上的变化后,她把悠扬的声音传递过

来:「儿你射吧~」

杨书香只觉得自己的龟头镶嵌在一处柔软与坚硬共存的地界儿,被琴娘体内

那万千热水淋来淋去,浇得他再也忍耐不住,大吼一声:「琴娘你疼我啊~」

把马秀琴碓得喉咙紧紧巴巴,身体在窜涌出一股股淫水时,声音自胸腔内被

挤压着喷薄而出:「儿啊,琴娘的高潮又叫你给肏出来啦...」

搂抱的两个人身体一上一下叠在一起,他们剧烈地喘息着。

杨书香满头大汗,鸡巴仍旧浸泡在马秀琴的肉道中,他在享受射精后给琴娘

下体三一秒两一秒地来回夹缩,回缓着体力。

马秀琴给杨书香一波波精怂抽射得四肢百骸一片酥软,像媳妇儿抱住自家汉

子那样,紧紧裹住了杨书香的身子,机械式地痉挛着。

愣了半晌才悠然喘息着哼了一声:「咋还射那么多?」

眼见小伙子支起身子,立时觉察到体内勃起硬度的不减,把眼一闭,羞答答

地问了一句:「还想肏?」

仿佛充耳不闻一般,杨书香直勾勾地盯着马秀琴瞅,瞅得马秀琴本就红潮的

脸儿一片臊热,伸出手来替他擦抹头上的汗水,感觉体内缓缓晃动,心疼地说:

「儿啊,以后琴娘有的是机会给你,可千万别累坏了身子。」

她真是打心眼里爱这个小伙子,心想着我给不了别的还给不了自己的身子吗

,但又怕影响到他,心里一阵矛盾。

杨书香「呼」

了一声,终于抵抗住了下体的酸麻,他动了下,而后把手穿过马秀琴的腋下

,双手一合托住了她的脑袋,在她羞怯地注视下,脸对脸贴在一起。

马秀琴感受到脸上喷打着一股强烈的阳刚气息,揽住杨书香的脖子,不敢直

视他那炙热的目光。

杨书香也嗅到了琴娘身上好闻的味道,他用下体缓慢地抽插,用胸膛挤压着

琴娘的奶子,眼圈周围泛红,嘿笑道:「你再给我来一次,我还想听你叫床,还

想看你被我肏出高潮时的表情。」

说得马秀琴「嘤咛」

一声,瞬间就给杨书香抱紧了身子,浮起的人动作也随之加大,一边亲她的

脸,一边粗吼:「我要跟你搞对象,我要崩你。」

「啊~嗯啊~」

马秀琴哼了一下,嘴巴一张就给杨书香堵住了。

他匍匐在她的身体上,吮吸着她的热舌,偶尔听到琴娘嘴里挤出一句「儿」

的呼唤,只把杨书香刺激得热血沸腾,迅速起伏之时荤言荤语地说:「琴娘

你可真骚,这身肉天生就是给儿肏的,下回给我把丝袜穿上,我也想玩你的丝袜

屁股。」

忽忽悠悠说出了他看黄书里面的情节。

马秀琴在这股狂热的感召之下,憋得脸红脖粗,顾不得脸面上的羞涩,浑然

忘我地搓起了杨书香的身子。

一边搓一边喊:「儿啊~,琴娘的心肝~」

杨书香给马秀琴那股骚态逗弄得心里紧紧呼呼,心似开闸放水,一下就来了

兴致:「你给儿喊出来,儿要听你的叫床音儿。」

鼓动之下,平日里的矜持再不复存,在杨书香活生生的顶戳下马秀琴快感连

连,蠕动着身体喊叫起来:「使劲搞你的琴娘~肏我啊。」

杨书香绷紧的心弦在听到马秀琴的浪语之后,比破门得分后还要喜悦,红着

眼圈,像个驴驹子一样,一边肏她一边喊:「谁肏你呢?」

交合处水花四溅,咕叽作响。

马秀琴的叫声变得痴狂高亢:「儿在肏娘~」

给那禁忌一冲,下体骤然紧缩,没了骨头一般缠住杨书香的身子,狂喊:「

羞臊死啦。」

心门一敞,体内热流乱窜,前所未有的快感竟比任何时刻来得都要强烈,而

且喊出脏话确实刺激到了她的情欲,语言也就变得越来越荤:「琴娘用身子疼你

,用,用屄给你裹出来啊~」

什么虎步鹤交颈,什么野马跃三春驴,杨书香的脑子里闪现出古书《医心方

》所描述的情节,借着他爷爷的笔注,呀呀叫嚷道:「琴娘来,儿跟你玩个新鲜

的。」

拔出鸡巴。

马秀琴不知道杨书香要玩个啥,在其四十年的人生之中,除了躺下身子,也

只尝试过撅起屁股还有那伏在男人身上的动作,其余哪里尝试过。

站在炕梢之下,杨书香扶住了马秀琴的身子让她窜身跪在炕沿上。

马秀琴顺从地按着指示动作着,见杨书香给自己膝盖下面铺上了一层厚厚的

褥子,亲昵地摸了一把他的脸,娇弱地说:「啥新鲜法儿这么高兴?」

顺势抓住了他的鸡巴,爱不释手地捋了起来。

杨书香嘿笑道:「保准让你得劲,舒服到天上。」

其实他心里也没什么根,待他看琴娘那圆滚滚的大屁股半悬空撅在自己的眼

前时,杨书香拍打了一巴掌,打得马秀琴肥白的屁股翻卷着荡起一层肉花,露出

了她股间湿漉漉深藏的白虎穴。

若不是由着健美裤的擦拭,屄里涌出来的精液和淫水早就打湿了褥子,好在

马秀琴想到了这些。

她婉转地应了一声,回眸看向杨书香,问道:「好了没?」

杨书香挺了几挺鸡巴,并不插入,而是用手抠挖起她的肉穴,当他感受到手

指上的蠕动听到琴娘哀求时,就压低声音说道:「你叫唤两声,我就过来。」

马秀琴的身体给杨书香弄得七上八下,早就无比慵懒,又得这股新鲜刺激的

撩拨,心里也跟着涌出了一股赶快尝试的想法,就晃悠起屁股召唤杨书香:「儿

你来呀,」

双手后背探到下身处,扒开了自己的肉屄。

「来干啥?」

「淘气,快来肏琴娘。」

杨书香把鸡巴抵在马秀琴的肉穴上轻轻挑唆,情不自禁地说:「青龙要肏你

这白虎,要跟你搞对象过夫妻生活。」

马秀琴「嗯」

了一声,加速跳动的心里忽高忽低,回应道:「儿跟琴娘过夫妻生活。」

耳轮中就听杨书香声音怪怪,「过夫妻乱伦生活。」

肉穴一下就给那根大鸡巴洞穿了。

「难道我骨子里真就那么骚吗?始终幻想着乱伦?」

马秀琴的脑子里浑浑噩噩地想,早已给杨书香抱住了屁股,在他一下一下的

挑穿中,摇起了脑袋,嘴里语无伦次喊叫出声:「琴娘跟你过夫妻乱伦性生活.

..」

声音酥脆,婉转中渐渐高亢。

半拉身子在杨书香的搂抱中处于悬空状态,承受他快速绝伦的撞击时,那悠

扬的声音荡漾开来响彻在这入春温暖的房内,脸上也漾出了一团粉色。

咪兔中国象棋助手

百宝彩票

校花的贴身高手原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