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嫐第一部琴声悠扬第二十五集顾长风的命是我给的

发布时间:2021-01-20 20:18:45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第二十五集 顾长风的命是我给的

「妈,妈妈,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连续呼喊中,柴灵秀只觉身子一紧,儿子的手又把自个儿的毛衣给撩开了,

她瞪了他一眼:「咋就没个够呢?」

一推杨书香,杨书香干脆翻了个身,依旧不起来,这回倒好,干脆把脸儿压

在了她的大腿上。

抖了抖自个儿的大腿,见儿子不为所动反而更加难缠,有心把他轰到一旁,

难免又怕影响到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把那好不容易捋清的念头打乱。

见他不再鼓秋,只老老实实地趴在自个儿的大腿上,柴灵秀调整着心情,随

后幽幽道:「这一话也有个十五六年了吧!我记得那年夏天你才几个月大,对,

就那么大点儿!」

说到最后一句时,柴灵秀开始用手比划起来,于平淡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

抹蔼然之色,从她那芙蓉脸上流露出来,低头再看看这个隐然有超越自个儿个头

的家伙,脸上的窈霭之色更浓了。

轻轻拢着儿子的头发,柴灵秀慢悠悠地讲述起来:「大晌午头的本来就热,

你吃完咂儿刚被我哄着就拉了一泡屎,你倒好,吃饱喝足了就睡,还不是折腾着

我去给你洗那屎介子。当时我把屎介子放到了咱家那红色洗脸盆子里,借着你睡

觉的空儿来到西场外面,刚走到坡前,就看一个人在水里正扑腾着呢,开始前儿

我还以为他在那儿洗澡呢,并未理会,就端着盆子下了坡,谁知道那孩子在水面

上扑腾不断,细看之下,他哪里是在洗澡啊,分明是给水淹着了。你说我咋能眼

睁睁地看着那孩子淹死呢,也没顾得脱衣服,就趟着水凫了过去。我刚碰到他的

胳膊,那孩子可就抓住了我的手,之后就死死地抱着我的身子不放,别看他还是

个孩子,那劲头可真不小啊!索性的是,三角坑并不深,我又救得及时,才没酿

成大祸。你说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可咋办?还不得坑死他妈妈?后来吧,

你爷你奶知道了这个事儿,一合计就在西场房山的后延垒了一堵墙,顺着墙头一

直到咱家南边都给扎起了篱笆,围着坡边上的树周围又种了不少的树,不为别的

,就怕你将来大一点了盯不住,给水淹着。你呀,小前不知多淘呢,我就怎么打

硬是没给你掰过来,害得咱家西场树上的鸟都跟着倒了血霉。人家也当妈,我也

当妈,你说说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混小子?」

柴灵秀的话落在杨书香的耳朵里,那小时候的事情历历在目,便翻腾出来了

有些事儿虽然看着幼稚,但翻回头看的话,那前儿的所作所为不正是成长过

程中留下来的印记吗!试问,谁还没有个错的时候,正是因为走了弯路,才会在

后面学到东西渐渐成熟。

知道自个儿小前儿做得的事儿确实有些过头,一咧嘴,杨书香呵呵笑了起来

,侧脸斜瞟了一眼,见妈妈那张细瓷儿一样的脸上飘起一层淡淡的笑,杨书香知

道妈妈嘴硬心软,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指不定啥样呢,便拱着身子往她身上贴。

柴灵秀颀长丰腴的大腿被蓝色健美裤紧紧地包裹着,紧紧绷绷的。

这几天杨书香虽然渐渐适应了她把这脚蹬裤当那秋裤穿的习惯,但还是按耐

不住心里的渴望,就是想再靠近一些,感受一下妈妈所穿紧身裤的弹力,于是又

把脸压在上面,体味着那种肉乎乎的感觉,还伸出手来捏了捏,嗯,他心说,还

不赖,肥嘟嘟的还挺有弹性的嘛!手上来回抚弄着,鼻间便嗅到了妈妈身上的味

道,像大咂儿那样儿妈妈的大腿上同样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

麝香?有一点,又好像还有那么一点茉莉花的味儿,混杂不清,杨书香也无

法具体判断出来,反正那种飘散出来的香味儿让他陶醉不已,越闻越想闻。

等了一会儿,见妈妈没再继续往下说,杨书香又深深吸了一口她身上的体香

,侧转着身子接她的话茬朝柴灵秀嬉皮笑脸说:「我哪有你说的那样不堪啊,难

道我自个儿还不知道分寸?」

乘此之际,杨书香又带着好奇问道:「妈,你跟我长风哥还有这么一出啊,

我咋不知道呢?这么深的渊源,为何还不让我跟顾哥接触?」

柴灵秀拢着杨书香的头发,并不作答。

她顺势扥了扥他的衣服便把儿子的脑袋抱在了怀里,她低头注视着他,望着

儿子那剑眉星目的脸在出神地看了一阵之后,眼前竟有些模糊,来回缩放了几次

,当柴灵秀再一定神时,儿子的脸便又恢复了眼么前的模样,她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儿子真的长大了,不再是那被我抱在怀里的模样了。」

时间真如那白驹过隙,冬去春来又匆匆,几载寒暑便随着迈出去的步子趟了

出去,一茬茬的麦子随割随收,小树落地发芽生了根,不知不觉中便长了起来.

..柴灵秀的心里慨叹着流金岁月的消散,心里有那么一丝高兴,又有那么一丝

怅然。

当柴灵秀感受到那炯亮的目光投向自个儿时,见他一脸期盼,她似笑非笑地

说:「我没说你咋会知道的呢?你呀,还说呢?要是知道分寸的话也不会把我气

得乌丢乌丢的,这臭脾气也不知随了谁,哼!将来娶了媳妇让她治你!看你还敢

不敢糊弄她!」

被儿子压着的大腿有些发麻,柴灵秀推开了儿子,把腿盘了起来,怕他又腻

上来,便吩咐道:「你给我揉揉腿吧,我把那顾长风的事儿继续说给你听!」

杨书香记事儿早,五岁前儿就开始跟着顾哥由他带着一块玩了,记忆里顾哥

可没少跟他要那避孕套玩,当时他也不知那避孕套是啥玩意,就时常偷偷从家里

拿出几盒,现在看来,估计是长风哥玩女人用的,至于说别的啥事儿,没看见没

听见的东西多了,哪轻知道的那么全呢!颠起身子爬了起来,杨书香坐在了柴灵

秀的对面,同样劈开了腿,把妈妈的两条大腿担在自个儿的大腿上,一边听妈妈

讲那过去的趣闻,一边给她揉捏起来。

「倒不是我对那顾长风有啥偏见和看法,他的命都是我给救的,还能嫌弃他

个啥呢?我跟你说啊,他上初中的头一天就把人打了,之后开始四处惹是生非,

把人打完了挨了劫就跑到我那里躲着,后来消停了一阵儿,晃悠着也到了十七八

虽,就跑到了窑厂跟你贾大撞窑介了,本以为他改过自新浪子回头,谁知道依旧

流里流气,动不动就伸手跟人家要钱,说得好听管那叫借,反正借了也不还,一

来二去,借了钱的人也不敢再跟他要了,弄得远近闻名臭了吧唧的,简直成了臭

流氓了。后来从窑厂不干了就又开始打油飞,不务正业也就罢了,居然跑到了县

里头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瞎拉拢,不光打架还跑到省里的大商场玩二仙传道,你

爸是腻歪透了他,给咱家拜年都给轰出介了。不过他倒还算有心,每年都蔫不唧

儿地在正月十五前后去乡里转悠一圈,跟我说说话,随便聊聊。开始前儿总给我

送些东西,我知道那些玩意来路不明,哪敢要啊,就告诉他不要再拿来了。这二

年他也快奔三十里数了,多大岁数了也不想辙结婚,他爸妈管不了,附近的人家

又都知道他的身份...哎!谁乐意把闺女给他呀!就说去年吧,他给我拜年前

儿还跟我提你来着,我直说你爸管得严,哪敢跟他说实话啊,瞅他那眼神凶巴巴

的,都好像要吃人似的!」

柴灵秀闭着眼睛偎在被窝上,儿子的手捏得她挺舒坦的,就慢悠悠地讲了下

去,一口气说了老半天,算是把她和顾长风的关系跟儿子抖露出来。

杨书香挪着屁股往妈妈身边凑,已经捏到了柴灵秀的勃了盖儿,一口气听她

讲完,忙抽空插了一句嘴:「呵呵~顾哥长了俩三角眼,瞅谁都那样儿!」

柴灵秀奋秋了一下,略微后仰着身子,整个人趋于躺倒姿态,当她听到儿子

的解释前儿,撅着小嘴儿说道:「什么就这样、就那样的?你个小宵孩懂个啥!

杨书香抬起了自个儿的勃了盖儿,哈拉着双腿垫在妈妈的腿弯下,娘俩对着

劈开了腿,他把屁股朝前一颠,那双手抱托着柴灵秀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开着手扶

拖拉机,一手一个把控着柴灵秀的大腿,稳稳当当。

杨书香的身子离柴灵秀越来越近,柴灵秀那中门大开的地界儿毫无阻拦就摆

在了杨书香的眼前,见妈妈始终闭着眼睛,并未留心他这边儿,心里猛然打了个

颤儿,俩眼贼么秋的可就控制不住了。

心头涌起一股热乎劲,彷徨中又兴奋莫名,杨书香偷猫儿朝着妈妈的两腿间

瞄了过去。

入眼处,女人凸鼓坟起的地界儿极为饱满,因前天晚上刚窥视过琴娘的肉身

,女人私处的地理位置对于杨书香来说,那可一点都不陌生。

综合着自个儿的阅历,哪里是女人的命门,哪里又是她们的屁眼儿,哪里该

是长毛的边边沿沿,简直了然于胸。

这一眼看向妈妈的肉穴,可谓是轻车熟路,那剖开的肉桃儿一下子就被杨书

香锁定住了。

看着亲妈柴妙人的下体,杨书香感觉身体里一阵阵悸动,他也知道不该去看

,但这会儿就是控制不住自个儿的眼睛,更控制不住自个儿的心,于是,手心冒

着汗,揉起来也变得有一搭无一搭,把一副心思全放在眼珠子瞅着的地界儿上了

盯着蓝色健美裤包裹的大馒头,杨书香敢很肯定地说,妈妈的里面绝对是穿

着内裤的,虽说那地界儿箍得挺肥,但那肉缝并不是特别显眼。

一阵心旌摇曳,杨书香的心里恍恍惚惚地揣度着,他心说话,这要是不穿内

裤的话,妈妈的卡么裆指不定得勾出多深的沟呢!暗自琢磨了一气儿,杨书香极

力稳着自个儿的身子,双手开始揉捏妈妈那浑圆饱满的大腿,借着来回抻扯健美

裤的节奏,眼睛又死死地盯向了她的腿根,在这无人打扰之下,他看得非常细致

,仿佛要穿透层层包裹,把里面那个他曾经看到过的地界儿再看一遍,把个生我

养我送到这个世界的大门再熟悉两眼。

男孩子到了一定岁数之后,看到女人的身体自然会起生理反应,小书香也逃

不掉这个人之自然生长规律。

当着俊俏妈妈的面儿,他卡么裆早就支起了帐篷,加上夜个儿晚上才刚被妈

妈捋开了身子,心里对那一窥女人身子的想法就倍儿强烈,借着这个机会,一而

再再而三地黏糊起来。

狗鸡上的包皮被强行捋开,那自然是疼的,新近破了身的感觉并不好受,杨

书香感觉狗鸡在卡么裆里越涨越大,终于撑开了包皮的束缚,渐渐冒出头来。

那撕撕拉拉的疼劲儿逐渐加深,这就是自作自受,可他依旧无怨无悔,浮想

联翩时,手都捏到了柴灵秀的大腿根了。

双手分作两旁,从柴灵秀的大腿外侧依次揉捏着,渐渐揉到了她的大腿内侧

,也就是杨书香时常被妈妈拧的地方--里帘儿。

杨书香感觉妈妈的大腿倍儿紧,听她说她上学时是曾是跑跳的运动员,那浑

圆地界儿上的肉瓷绷结实,把那搭在自个儿肋下的小腿儿衬托出来,整体显不出

分毫肥膘,就连那微微露出来的小肚子上也是平平滑滑,这跟琴娘的丰腴一比,

杨书香也说不好到底谁更出众,总之她俩平分秋色,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味道

言语过后,仰躺在被垛上的柴灵秀闭着眼睛处于假寐状态,似乎很享受那种

感觉,胸脯忽高忽低,饱满肥耸。

见妈妈脸上红润润的,再一咂摸她那微乎其微却又落入自个儿耳朵里的声音

,杨书香的脑子里很快想到了赵永安的那只大梨花猫,只不过这个念头在他脑子

里转瞬即逝,很快就被柴灵秀诱人的身体所取代了。

杨书香和柴灵秀摆出来的姿势极为暧昧,如果他跪起身子扛起妈妈大腿的话

,那将会上演杨伟和赵永安曾经饰演过的角色,但杨书香不敢,打死他都不敢对

妈妈那样儿。

但处于妙人的身下,杨书香又无法驱散脑子里的想法,便悄没声地把手抵在

妈妈的腿根上,用那小指头钩钩碰碰,试探着挨了两挨妈妈的身子。

砰砰砰砰,心脏的跳动有如手扶拖拉机轰鸣出来的节奏,震得杨书香浑身哆

里哆嗦,脑子里甚至出现了一丝幻觉:「我的心会不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提心吊胆之下,未见妈妈有啥反应,可自个儿卡么裆里的狗鸡却更硬了,致

使杨书香只得把手抻了回来,不敢再去尝试。

这种感觉对于杨书香来说,非常奇妙。

兴奋的同时,心里的罪恶感也倍儿强烈,他想让自个儿不再去想,又架不住

眼神总分开妈妈的双腿去看,只得把妈妈的双腿摆放平了,省得自个儿的俩眼总

关注着她那大畅摇开的桃源深处。

一抬屁股把姿势换了,杨书香索性岔开双腿跪在柴灵秀的大腿两侧。

他伏趴着身子从上到下捋着柴灵秀的大腿,刚分散注意力让自个儿的狗鸡不

再坚挺,柴灵秀就做出了一个令杨书香感觉异常刺激的动作,只见她微微后仰起

身子,把胳膊抖展开来,紧绷着身体便挺成个棍儿,随之嘴里呻吟着发出了个「

啊」

字,那半悬空的身体把双腿儿绷得倍儿紧,伸着懒腰时,又从她那秀美挺拔

的鼻子里发出了一道呻吟,那诱人的水音儿透着满足,顺着女人的胸脯穿山越岭

滑落下来,行至小腹,最后,顺着那不带一丝赘肉的涡旋又爬上了她的阴埠,随

着那绷直的双腿微微颤抖起来,勾动着杨书香悸动而又脆弱的心,让他之前所做

的一切都为之付诸东流。

健美裤包裹着女人的私处,那成熟而又肥沃的地界儿就像坟包一样高高拱起

,展现着女人那独一无二的魅力的同时,把那令人心驰向往的肉穴痕迹毫无保留

地展示在杨书香的眼前。

刹那间,杨书香的脑子里便勾勒出这些日子以来他所看到的内容,心跳加速

的同时,他想也没想,贴着柴灵秀的腿就由下而上顺势而起,撅着屁股,够着身

子把个双手撑到了妈妈的大腿两侧。

妈妈最私密的地界儿近在咫尺,离杨书香的眼睛也就十公分左右的距离,如

此近距离的观看,令他血脉喷张难以自持,他知道那里便是曾经孕育着他的摇篮

,那一刻,杨书香心急火燎地吸了一口,肉味鲜美提神醒目,他自认为已经闻到

了妈妈肉穴的上味道,便又朝着那里紧盯了过去,脑子里一阵眩晕,接着便也做

出了一个异常刺激的举动,堪称胆大妄为。

迅猛地抽回自个儿的身体,下巴壳子由下而上顺着妈妈并拢的腿缝儿搓了上

去,倒着那一道沟儿,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三角区域,杨书香伸出了舌头,用嘴一

扣,可就把脑袋扎在了柴灵秀的卡巴裆里。

「嗯~」

娘俩不约而同发出了一道声音,这道声音里充斥着颤抖、惊疑、欢喜、躁动

,各种情感汇聚在了一处,生门大开。

随着柴灵秀两条颀长大腿的敞开,像猪拱门那样杨书香用嘴连舔带吸,彻底

尝到了妈妈私处的肉味,晕晕乎乎的他甚至体验了一把妈妈健美裤下那肉穴的弹

丰。

在心惊肉跳之中,杨书香不敢过多逗留,他继续扶摇直上,双手直插进妈妈

的毛衣,在摸到了那两个肉滚滚的大咂之后,身子可就压住了柴灵秀。

神魔幻想

香港6合宝典下载开奖

彩票2元官网app

全民西游2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