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避税天堂到离岸金融中心

发布时间:2020-03-26 18:33:05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早报记者 张飒

由税率引发的沪深金融中心争执再起。对于一个成熟的金融中心而言,税率是否越低越好?

一个位于欧洲心脏地带的小国试图用其走过的上百年路径回答这个问题。这一名为列支敦士登的小国家正在做的是:努力甩掉税制过于宽松的“避税天堂”形象,转型成欧洲具有高竞争力、高效运转的离岸金融中心。

面积仅有160平方公里的列支敦士登为瑞士、奥地利、德国、意大利四国所环绕,以其综合税率12.5%的低税收,吸引了包括施华洛世奇在内的诸多邻国企业入驻。该国超过一半的就业人口来自周边国家,德国、奥地利、瑞士的金融从业人员每天跨境来到列支敦士登工作。

金融增加值贡献27%

列支敦士登的金融服务业对其国民经济27%的贡献度,远远高于拥有成熟金融中心的英国或美国。2012年的同期数据显示,在金融业对国民经济的占比方面,美国9%、英国10%、德国5%,仅同样定位离岸金融中心的卢森堡以26%的水平距其较近。

“相比英美,27%的贡献度确实是有一点高,但在银行业提供相当高的金融附加值的同时,列支敦士登的经济构成也在尽可能多元化,比如工业和制造业的贡献度接近40%。这说明对我国而言,制造业比金融业更加重要。”列支敦士登王室家族主管金融业的马克斯王子认为,列支敦士登的产业化程度相当之高,与27%的金融业附加值匹配。

有意思的是,16家在列支敦士登开展业务的银行中,仅本土的“三大银行”——LGT、LLB、VP Bank,还在为当地居民开展极少规模的房屋按揭贷款业务。该国银行业的业务规模和主要收入来源,来自面向个人的私人银行业务和面向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而这两项业务主要服务于该国之外的海外市场。

正是采取上述两种对资本消耗极少的业务模式,列支敦士登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远远高于欧洲其他国家的同业。截至2012年末,欧洲银行业的平均资本充足率水平为12%,列支敦士登银行业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为20%,与其定位相似的卢森堡的银行业核心资本充足率为18%、瑞士15%、德国13%。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统计数据则让列支敦士登看到其进一步发展为离岸金融中心的成长空间:2011年全球跨境管理的资产总量为7.8万亿美元,其中在瑞士的占27%,英国、海峡群岛和爱尔兰都柏林管理的占24%,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占13%,加勒比海和巴拿马占13%,美国8%,卢森堡7%,列支敦士登占1%。

“声誉,声誉,声誉”

“声誉,声誉,还是声誉。”列支敦士登政府主管民政、司法、经济事务的副总理Dr. Thomas Zwiefelhofer、马克斯王子、与马克斯一同负责金融事务的LGT集团董事会主席菲利普,在谈及列支敦士登的离岸金融中心定位时,都反复提到这一点。

多位该国银行业者和政府官员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谈到,声誉或许是对列支敦士登未来发展成为具有竞争力的离岸金融中心最为重要的因素。

“我们所能提供的金融服务,不是所谓藏匿财富或安全的避税天堂,而是可以为客户提供广泛的产品组合,并提供量身定制的资产管理方案。” 列支敦士登银行业协会主席阿道夫说。

为避免列支敦士登被误读为内涵隐晦的“避税天堂”,它遵照反恐和反洗钱的国际标准,施行了一项非常严格的针对金融活动专业尽职调查的法律。其中的专业尽职调查不仅对银行等金融机构有效力,还同时约束律所、信托公司、货币兑换机构、投资公司等。符合国际标准的、独立的金融市场管理局相应成立,负责监管各种类型的金融活动。

2009年3月,“列支敦士登宣言”发布,列支敦士登将遵守经合组织在税收透明度和信息交换方面的标准。当年,该国开始履行经合组织制定的国际税收合作标准,并遵守跨境税务的有关规定。

这不仅意味着列支敦士登成功离开“避税天堂”的黑名单,还代表着其固守多年的银行保密制度出现松动。

此后,为达成国际及欧洲经济区的监管要求,列支敦士登一系列针对反恐、反洗钱的本国法律修订工作在2012年完成,联合国和欧洲议会有关反恐的标准进而被写入列支敦士登的刑法中。

2014年1月,列支敦士登在与12个国家达成税收信息互换协议的基础上,进一步与中国达成税收互换协议。

离岸金融中心路线图

列支敦士登银行业协会主席阿道夫向早报记者展示的一幅写着“挑战与前景:他们也在发展 ”的全球金融中心版图,试图解释他们所在参与的日益激烈的金融中心竞争。

在欧洲,与列支敦士登同台竞争的有德国法兰克福、英国伦敦、卢森堡、瑞士、摩纳哥、马耳他。在美洲,美国的波士顿、纽约,百慕大,巴拿马被标示出来。亚洲的有日本东京,韩国首尔,中国上海、香港,新加坡,卡塔尔等。

“金融中心之间的竞争,同时也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阿道夫说。

就在列支敦士登补齐反恐、反洗钱等司法短板之后,2013年初,该国政府、银行业协会及市场参与者共同为列支敦士登起草了一份体系完备的金融中心战略规划。

根据这份战略规划,列支敦士登将金融中心的定位聚焦于资产管理专家。“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稳定的离岸金融中心,列支敦士登将为私人和机构客户,从全面的产品组合中精选出可以提供量身定制的、长期的财富管理产品。”战略规划如是写道,列支敦士登恰好处于链接欧洲一体化市场和相对独立的瑞士市场的关键一环。

列支敦士登如是分析上述自我定位可能面临的挑战:一是在国际、欧洲、国家层面不断增强的监管压力;二是来自客户所在国家对跨境银行业的监管趋严;三是日益激烈的金融中心之间的竞争;四是不断被挤压的盈利空间。

“成本不断提高是必然的,我们要做的是提供出众、高效的服务,而不能一味打价格战。” 阿道夫表示。

在列支敦士登银行业协会列明的2015年建设离岸金融中心的路线图上,与声誉同样重要的因素还包括:金融产品和创新、完善的市场协调机制、国际市场的参与程度、有吸引力的地缘优势等等。

“自由的经济政策、高度延续性和稳定性的政治制度、符合欧洲标准且具有吸引力的税法、稳健的财政政策、无政府负债、对个人隐私的高度保护等等这些都将成为我们独特的地缘优势。”阿道夫进一步解释。

而为达到强化金融中心地位的目标,一个由政府、金融监管层、市场参与者组成的联合咨询委员会在近期成立,旨在推动该国离岸金融中心的战略落地。联合咨询委员会定期开会商讨离岸金融中心的战略方向和具体举措。为协调各方落实离岸金融中心的举措,列支敦士登还成立了一个战略办公室,由政府的国际金融办公室领导。

灵活至上的决策机制

“小国的特点就是决策高效,灵活至上。”菲利普谈及与其他金融中心的比较优势时首先谈到机制的灵活。他打了一个比方,如果国家小到跟一棵树似的,你没法躲在树后面。

菲利普更是自信地谈到,看看世界各国,哪个国家国民收入高、社会福利好,都是卢森堡、列支敦士登、挪威这些非常小的国家。

据称,列支敦士登王室的财富主要来自于多元化的投资和上百年的积累,“王室不仅没有向百姓征税,还会为政府和议会的运转出资。”

值得一提的是,列支敦士登没有国家负债,该国2012年的财政盈余便已足够这个国家支配两年。评级机构标普自1996年起便给列支敦士登最高的评级AAA,与邻国的奥地利、瑞士,以及德国、金融中心卢森堡一致。标普在判断中强调了列支敦士登强有力的公共财政能力。

“都是自给自足,我们的大部分财富都是上百年来通过境外获取的。”菲利普说,他所在的王室家族对自我的定位是人民的服务者。举例而言,王室家族成员如果到国外出差,通常都是乘坐航班的商务仓,出行会选择乘地铁或搭计程车。

某种意义上,列支敦士登王室家族是世界各君主立宪制国家中惟一自主经营、自食其力的王族。王室拥有的企业包括成立于1920年的LGT集团、酒庄、维也纳的房地产、地产和森林、林业有限公司、能源公司,以及3万多件艺术藏品等。

针对艺术品投资收藏是否受过专业指导的问题,菲利普直言:“我从来到这个世界一睁开眼,满眼就都是这些画……”

菲利普在分享他所在的列支敦士登王室家族对财富的态度时说:“财富,意味着你有能力做一些事。但如何以建设性的方式使用财富,既是挑战,也是动力。不论家族成员涉足的是商业、政治还是艺术领域,我们真正关心的是,每一个家族成员都能以正确积极的态度利用家族及其本人所拥有的财富。”

强直性脊柱炎有哪些致病因素

男性尿道尖锐湿疣有哪些症状

郑州前列腺炎会影响到生育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