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燥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燥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柯以新技术拯救音乐产业

发布时间:2020-02-03 07:52:39 阅读: 来源:干燥箱厂家

太合麦田总舵主宋柯

“中国内地传统的唱片业就要寿终正寝了,我对它一点不留恋,除非像五大唱片公司那样每张唱片可以发行几千万张。”也许曾在一个非良性循环的产业链条中吃尽苦头,宋柯对中国唱片产业进行歇斯底里的挖苦。

3月11日,宋柯终于有了释放激情的出口,“新技术给中国内地唱片业带来了一线曙光,而且是越来越亮的曙光。”

业内人士公布的调查数字显示,去年手机彩铃下载量排行前五名歌曲中,有三首是宋柯制作的某歌手的歌,下载次数达600万至700万次。“这一数字还是非常保守的,实际下载量还要更大。”宋柯肯定地说。

“按每首彩铃歌曲下载价格2元到3元计算,仅这三首歌创造的总收入就达1200万到1500万元,扣除中国移动15%的提成,其余收入由太合麦田与SP对半分成。”

此时的宋柯终于可以为自己去年10月的一次收购行为公开辩驳了。

当时,太合麦田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太合麦田)以近1000万元的价格,收购已停止运作的“红星生产社”200多首老歌的版权,同时收购的还有一知名歌手过去和未来三年歌曲在新技术领域应用的版权。当时,有业内人士高呼此举太过“疯狂”。

“8年前,我入行的时候,中国内地的唱片公司就像天生残疾一样。行业的现状就是‘东西是你做的,力气是你花的,95%的收入却不是归你的’。”宋柯回忆过去的语调听上去轻松而调侃,让你无从分辨其中的情绪是痛恨还是无奈。

“我并不是音乐制作人,我不懂音乐。”宋柯曾这样说,“我就是个商人。”从1996年被音乐人高晓松拉入音乐圈,到2000年加盟华纳前,宋柯从未在音乐产业中体会到经商的快乐。

在美国、日本,甚至是印度这样的国家,唱片都是一块不逊于电影产业的商业领域。但在中国内地,由于长期肆虐业界的“盗版”问题得不到解决,唱片业一直处在非常尴尬状态中。“内地的歌手在版税上一年的收入,还不如一次商业演出的收入高。”宋柯这样的想靠投资唱片赚钱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尽管曾备受打击,宋柯还是觉得,流行音乐在中国还是有得做的。

去年,中国内地发行量前三名的唱片中,刀郎的正版发行量为270万张,周杰伦在100万张以上,朴树的100万张以上。如果按照每张唱片零售价格20元计算,销售收入也能达到2000万至5000万元人民币。每年销售价值超过千万元的唱片能有10张左右,而唱片制造的投资规模远远小于电影和电视节目制作。从投入产出比上看,唱片业还是值得投入的。

只是,“传统的音乐发行渠道太烂了”,这是宋柯最不能忍受的。一般来说,唱片公司制作唱片卖给发行商(一般是惟一的),然后发行商再转给中盘商、零售商,最后到消费者手中。现在的情况是,各环节之间互不信任,唱片公司不信任发行商,认为他们经常瞒数,“发行了50万,非说只有30万”,发行商、中盘商和零售商之间互相欠款,账期太长,退货无节制,产业链条陷入恶性循环。

2003年5月,彩铃业务还处在测试阶段,已加盟华纳的宋柯将1000多首歌曲的版权出售给新浪。IT技术使他第一次找到了音乐产业的盈利机会。

但对宋柯来说,新技术并非全部都能带来盈利。如,唱片公司在MP3上的收入即为零,因为网上发达的MP3音乐下载,大部分都不付版税。手机零声业务的利润也不高,因为目前的管理制度下,SP只要通过唱片业著作权协会就能定制音乐铃声,价格也由协会决定,而不通过唱片公司。所以虽然铃声下载量非常大,但唱片公司从协会分得的收入却非常少。据说,去年朴树的《白桦林》一歌,宋柯从著作权协会仅分得900多元。

对唱片公司来说,盈利模式最为成熟的是彩铃业务。因为,彩铃收费集中在中国移动各省、区分支机构。此外,唱片公司还可与手机生产厂商等设备公司签订预置铃声的合同。

在新技术平台上运作音乐发行,唱片制作公司仍然是内容提供商,SP成了发行商,电信和互联网运营商成为了销售平台或零售店,然后到消费者手中。去年,单彩铃这一项收入,已经超过唱片公司在传统唱片发行领域的版税收入。

宋柯认为,如果唱片制作公司的版税收入可以占到全部收入的80%,就没有人去演出了,2004年,艺人演出方面的收入占太合麦田总收入的30%-40%。

陈紫函性感

sm图片大全

波涛胸涌诱惑

相关阅读